汽车电池报废流向电动自行车,质量无人管,每年2000起火灾

时间:2021-07-20 09:32 来源:AI财经社 作者:佚名 阅读:1280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记者 | 牛耕

编辑 | 赵艳秋

7月18日,杭州玉皇山庄附近,一辆电动自行车在行驶过程中起火。车上的父女二人被严重烧伤,据媒体报道,烧伤面积均达到90%以上。

尽管事故原因还未查明,但电动自行车起火已经屡见不鲜。据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公布的数据,全国每年约发生2000起电动车火灾,火灾的源头大都指向锂电池,出事锂电池的来源大都并不安全。

AI财经社从行业获悉,目前生产企业可以自己去市场上收购拆解的电池,用到产品上,但缺乏对电池质量的检测。以电动自行车为例,“这是非常乱的市场,里面用的梯次利用电池,说实话就没什么品质好的。”动力电池资深人士罗进说。这正是中国电动自行车起火不断的原因之一。

这与另一则新闻联系起来。7月7日,发改委等发布的《关于印发“十四五”循环经济发展规划的通知》,提出推动废旧电池循环利用行动:既包括由工信部、发改委、生态环境部门牵头组织,也包括培育废旧动力电池综合利用骨干企业。

事实上,全国相当多的电动自行车电池,正来源于废旧动力电池。“汽车动力电池退役后,只要有梯次利用价值的,他都会想办法去拆”,罗进告诉AI财经社。所谓梯次利用,指的是将汽车退役的动力电池用在其他用途,如路灯、两轮电动车、低速车。

如何正确引导这些退役动力电池进入回收体系,成为中国电动汽车发展必然要解决的问题。

电池退役潮今年开始

业内人士告诉AI财经社,为了达到“2030年前碳达峰”、“2060年前碳中和”的承诺,中国制定了非常有前瞻性的规划:到2025年新能源车销售占到新车的20%。这意味着动力电池的装机量也将扩大。公开数据显示,从2015年到2020年,中国动力电池装机量从16GWh增长到63.6GWh。

但动力电池的退役问题,成为悬在新能源车发展头上的一柄利剑。天能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天任表示:“动力电池一般使用年限在5-8年,有效寿命在4-6年。”根据相关报告,2021年起中国将迎来第一波动力电池退役的高峰期。

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累计退役的动力电池已经达到20万吨。到2025年,这一数字有望增加到35万吨。

“现在报废的电动汽车总量还很少,所以问题没有爆发出来。再过几年,如果大众和特斯拉一年卖几百万辆,电池要报废,还按现在的方式去处理,环境是要完蛋的。”罗进告诉AI财经社,他认为:动力电池回收如果处理不当,可能成为制约新能源车发展的天花板。

目前,动力电池退役有两大去向:梯次利用和回收。后者指的是将动力电池拆解,主要回收里面的贵金属。

根据公开资料,动力电池电容量衰减如果在20%以内,可以继续用于汽车;衰减在20%-40%以内,可以梯次利用;40%以上则需要进行回收。

但必须强调的是,动力电池在汽车上服役多年后,不只是电池容量衰减,也存在其他老化问题。将其用于梯次利用是有风险的。今年6月,国家能源局就公布《征求意见稿》,要求新建的大型储能项目不得使用梯次利用电池。

正规军打不过小商贩

中国的动力电池回收并不缺乏正规军,有宁德时代旗下邦普、格林美、豪鹏科技、华友钴业、中伟股份、赣锋锂业等。但讽刺的是,这些正规军回收动力电池时抢不过小商贩,原因正出在“梯次利用”上。

“我对梯次利用一直是有很大意见的。”某动力电池龙头的相关人士张仪表示,邦普、格林美这些企业是从再生利用角度去收电池,用来提取金属,收购价格自然比不上“梯次利用”将退役电池作为电池产品出售。“市场上根本抢不到电池,放弃了。”

据媒体调查,小商贩对废旧动力电池能开到每吨8000-10000元的高价。相比之下,为了提取钴和镍的回收报价要低不少。因此有超过八成动力电池都流入了正规军以外的渠道。这些梯次利用电池再用于产品时,往往缺乏像新能源汽车一样严格的性能检测和认证。“安全性有非常大的隐患”,张仪说。

目前,小商贩回收废旧动力电池,用于各种渠道几乎没有任何阻力。据AI财经社查询,仅在闲鱼上就随处可见回收广告,从汽车底盘上拆下来的动力电池能堆满整个仓库。另一方面,自己买电池来改造电动自行车的门店也屡现新闻上。

图片来源于咸鱼

而电池流向电动自行车、低速车之后,流向完全不可控,“分散场景的电池几乎都收不回来”。这是张仪不同意梯次利用的原因。

“在动力电池回收上,自由市场竞争不是最佳模式。必须有政策引导。”张仪说。举例来说,欧盟计划将电池最低回收配额写入法律条款:从2030年开始,来自汽车动力电池回收的钴必须不低于12%,锂和镍分别不低于4%,并将继续提高。这实际上是在强制动力电池企业参与电池回收。另一方面,则需要主动堵住梯次利用的口子,将电池流向纳入更强的管理。

另一方面,回收还能解决贵金属短缺问题。“报废电池就是一座座矿山。”张仪称,三元锂电池的钴是贵金属,来自非洲;锂虽然中国能产,但电池级的多来自澳洲和南美。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就建议,中国应把锂、镍、钴等作为战略资源,重视勘察、评价、开采和回收利用等。

至少在目前,中国的动力电池回收企业还无力解决电池退役潮。罗进称,预计两三年内问题就会集中爆发。但张仪表示,像邦普、格林美这样的企业,目前是有能力处理如此多的电池的,只要政策能引导电池流向他们,他认为退役潮引发的问题就不会集中出现。

本文由《财经天下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